京极夏彦|《姑获鸟之夏》序

②似乎有人在生气。

不,又好像在悲伤。

我现在感到非常祥和。

我紧握拇指。

我的脏腑向外开放。

我的脏腑好像连接到别处,

总觉得

有点冷。

真的醒着吗?

「母亲。」

 

①我

大概是刚刚才醒的吧。

这里是哪里,

而我又在做什么呢?

我浸泡在温和的液体里。

我的眼睛是闭着的,

还是张开的呢?

好暗,

也好静。

我蜷曲着身体,浸泡在液体里。

听见了声音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长门奈奈 | Powered by LOFTER